精准扶贫带来山村巨变 十八洞发展猕猴桃种植

花垣县位于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地处湘黔渝三省交界处,“一脚踏三省”。文学大师沈从文的著名中篇小说《边城》把茶峒优美的风景、善良的风俗和淳朴的人情等融为一体,勾画出田园牧歌般的边城风貌,引得国内外无数文人骚客前来观光采风。这里西与重庆秀山县接壤,南与贵州松桃县接壤,界以一河相隔,以土家族、苗族、汉族人口居多,具有浓郁的少数民族风情。这里是乾嘉苗民起义的古战场,沈从文在小说《边城》里提到的茶峒也在这里。如今,花垣县的十八洞村成为了脱贫攻坚的一面旗帜,作为“精准扶贫”思想的发源地被广为传知。

东红猕猴桃

东红猕猴桃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十八洞村考察,苗族大娘石爬三家里没电视,认不得总书记,她问习近平总书记:“该怎么称呼您?”习近平总书记称石爬三为大姐,回答说:“我是人民的勤务员。”如今“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十六字标牌高高树立在村口,这已经成为了新时期全国脱贫开发工作的指导方针。

但也是这十六个字,给当年人均纯收入1680元的贫困村带来考验:“不栽盆景,不搭风景”、“不能搞特殊化,但不能没有变化”, “要可复制、能推广”。十八洞村能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扶贫答卷吗?

“天地良心,总书记压根就没表态多给一分钱”

总书记来过十八洞村后,各路人马接踵而至,有来学习经验的,也有来打听国家给了哪些政策和资金的。

“总书记都来了,村里能不脱贫吗,我们以后的好日子就靠你们了。”这是最初村里人的普遍想法,也是给扶贫工作队员带来压力最大的地方。时任扶贫工作队队长龙秀林,在年底被村民打了最低分,这个50多岁像个“黑铁塔”似的汉子掉了眼泪。

“天地良心,总书记到十八洞根本就没表态多给一分钱。”这一刻,龙秀林真正意识到村民脱贫缺的不是钱,而是摆脱“头脑中的贫困”,要激发内生动力。

29岁的龙先正,这几天正为去村里新建的矿泉水厂应聘认真做着准备。早些年在村民眼中,龙先正是个调皮捣蛋的“刺头”。从以前村民路上遇见躲着他走,到现在迎面热情打招呼,他身上发生了哪些故事?

“村里的变化看得见、摸得着,周边的人都在努力劳动,我不改变也不好意思。”在龙先正看来,2015年村里的思想道德评选给他打了两星,让他又羞又恼,当天晚上他偷偷撕下了贴在门上的标识。

为调动村民劳动致富的积极性,村里开展思想道德评选,五星最高,用荣辱心激发村民的内生动力。十八洞村党组织第一书记石登高对人民网记者表示,古朴的乡风让村民把脸面看的比什么都重,从“不患穷而患不均”向“不能拖村里后腿”的转变,就这样悄然发生了。

在最近一次评选上,龙先正被评了四星。“有手有脚有条命,怎么就不能过上好日子。贫困,以前我们不仅是贫,更重要是困,对未来生活的迷茫、对环境的无助,现在不一样,目标能看得见、摸得着。”

让村民教育村民,为扶贫工作队开展工作打开了局面,但更难的是和村民交心,取得信任。

村里的“刺头”还有龙先兰,这个31岁的年轻人从小是孤儿,吃百家饭长大,谁也管不住他。谈起这几年他的变化,村民们都竖起大拇指,而这要从他认下龙秀林这个“大哥”说起。

为了拴住龙先兰的心,龙秀林想给他找个媳妇,但相亲的结果给人浇了一盆凉水。“没钱、没房,连亲人都没有,谁会嫁给他!”“谁说他没亲人,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他大哥,我的父母就是他的爹妈。”龙秀林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2015年龙先兰被送去学习养蜂,从4箱到14箱再到100箱,从最初的3万元产业发展贷款做起,2016年龙先兰通过养蜂、晒腊肉、种稻田,年底收入了8万余元。不仅娶了媳妇,现在爱人还当上了村里妇女主任。当初那个见到陌生人都不敢握手的年轻人,现在变得越来越自信。

“不仅村民给工作队员打分,村民间也相互打分,让大家都出出汗。从你要我脱贫,到自己要脱贫,村民劳动致富的内生动力正在形成。”龙秀林说。

“看得见村里的变化和希望,日子更有奔头了”

十八洞村的苗寨吊脚楼鳞次栉比,四周青山叠峦翠绿,山涧泉水清凉透彻。清晨初醒的村庄很宁静,一缕缕晨光投射下来,远处的鸟叫蝉鸣声,充满生命的气息。

一大早,村民施六金就开始了喂猪、做饭、照顾母亲,一场误会差点让他与脱贫帮扶失之交臂。按照村里贫困户识别“九不评”的标准,他早年在外打工,不在贫困户评选范围之内。但2014年年迈的母亲重病,让本就收入单薄的家庭捉襟见肘。经过村小组开会、投票、公示,施六金在2015年被评为贫困户,如今他已是第六村民小组组长了,带动组内村民发展产业。

站在村民杨再忠家屋外,门前一大片苔藓透露出这户家庭人气不足。有疾病无劳力是脱贫工作的“硬骨头”,翻看杨再忠的贫困户帮扶手册,2016年社保兜底资金收益1080元、医疗救助360元。“没有谁能照顾咱一辈子,但新农合保险能提供今后的保障,让咱吃了定心丸”他说。

扶真贫、真扶贫,是新时期扶贫开展工作的基石。十八洞村党组织第一书记石登高介绍说,2014年村里通过识贫、校贫、定贫“三步走”,把真正的贫困户、贫困人口找了出来。准确识别出贫困户136户533人,占全村总人口56.8%,十八洞村是一个典型的贫困苗族聚居村。

正确的政策制定后,干部是关键因素,精准用人是十八洞村做出的又一改变。石登高是个“老乡镇”,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他介绍说,由第一书记统筹村支两委与扶贫工作队工作,这些人都是通过层层选拔脱颖而出,是落实村里脱贫工作的核心保障。

村主任龙吉隆是十八洞的“名人”,早些年是水果种植大户,2017年6月份被村民选举担任村干部。在村民眼中,他的车子经常在村里穿梭,辨识度极高。每当从村里驶过,都会有村民放下手中的活、走近几步和他招招手。龙吉隆也会透过车窗点头笑笑,没有言语的交流,但这种默契已经养成。不少村民说:“村干部得力,跟着他们一起干心里就踏实。”

“想把猕猴桃送到北京去,让总书记尝尝‘幸福果’”

发展产业是稳定脱贫的压舱石,但十八洞村的产业发展可谓一波三折,最初在种植猕猴桃这件事上村民并不支持。

抬头是山、低头也是山,有的村民两亩地分散在九个山头上,缺地是十八洞村产业发展面临的现实问题。时任工作队长龙秀林现在的职务是湘西国家农业科技园区管委会主任,在为村里看护猕猴桃。“距离村里30公里的道二乡,是大山中难得的一块平地,流转那里的土地‘借鸡生蛋’搞飞地经济,这最初在村民眼里无疑是天方夜谭。”

吸取过往粗犷扶贫、发钱扶贫、贫困户发展能力差的教训,必须因户精准施策,不能把钱一发了之。十八洞村又走了一步险棋,将财政补贴的每人3000元集中入股,种植猕猴桃。

“离村里这么远,种的果子被人摘了咋办?三年才能产果见到收益,时间太长了,遇到病虫害赔了咋办?国家发给我们的扶贫款,为什么不发,是不是让你们贪污了?”村民的不理解,也说明了扶贫工作的困难性。

村干部挨家挨户做村民工作,组织村民到四川参观学习;拜访中科院武汉植物研究所,引进国内猕猴桃种植高端技术;在道二乡流转土地后,邀请专业合作社与村里共建猕猴桃基地......

“交钱的过程就是统一思想的过程,贫困户每人交100元,非贫困户每人交50元,多缴多分红。既要在股金分红上照顾贫困户,又要避免人为造成的贫困与非贫困人口间的矛盾。此外,猕猴桃基地建设还有财政产业发展资金、银行贷款。”龙秀林说。

十八洞村猕猴桃产业园位于国家农业科技园区花垣核心区的花垣县花垣镇紫霞村和辽洞村,2014年9月开始建设,面积1000亩,为了让十八洞村尽快脱贫,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免费为该园提供猕猴桃专利新品种“金梅”(黄肉,独家授权)和“东红”(红肉)以及综合配套种植技术和服务,仅此项就为该园节约资金约200万元。

经过3年的精心培育和科学管护,该园猕猴桃今年首次挂果,近期陆续成熟,预计产量200吨,每位村民可增收约1000元。首批猕猴桃鲜果,将通过电商平台等渠道,直供香港、澳门。

中科院武汉植物园科研团队为该项目提供全过程、全方位的技术服务;通过高标准建园、精细化管护,应用现代农业技术,十八洞村猕猴桃园的果实品质已达到较高水准,进入盛果期后,通过高标准的管理,其品质表现将会更加优良。今年以来,湖南省检验检疫部门在该园猕猴桃不同成熟阶段分别取样、检测,质量指标全部合格,符合出口标准。这充分体现了科技示范种植猕猴桃专利新品种的优势。

望着猕猴桃园即将丰收的果实,村民们看到了红火的日子。

据介绍,从2014年投产到2017年挂果,村里对种植的每一个细节进行把控,达到79项检测指标,通过订单农业的方式将猕猴桃卖向港澳,还跟京东电商平台做了对接。预计2017年200万斤猕猴桃不但能促民增收,还能提高村集体收入。

除了猕猴桃产业园,村里还与省内企业联合开发矿泉水产品、开拓乡村旅游,北京游客胡宝生一行四人从张家界自驾慕名找到十八洞村。农家乐老板杨超文是土生土长的村里人,每天他的店里有20多名游客,在提供吃住外,杨超文还在开发苗族土特产品,让游客吃得好、玩得乐、还想再来,微信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也都能用上了。

村民们更是易养则养、易种则种、易商则商,龙先兰的蜂蜜卖到了黑龙江,自己成立了合作社带动村民致富。

第一书记石登高坦言,下一步要做强农民专业合作社,虽然现在有6家,但总体上还是不强,小且分散,中间这关键一环可不能掉链子。为发掘“十八洞品牌”,村里注册了水果、粮食、工艺品等65类商标品牌。

“有些人来我们这里看见村里还是用本地山石铺路、黄泥竹竿做墙、黏土烧瓦片,感觉总书记提出‘精准扶贫’的村子,建设的速度比想象中慢。”石登高说,十八洞村不依靠财政钱修路、盖房,村里脱贫开发靠的是精准施策、因地制宜,挖掘群众的内生潜力,模式要能复制、可推广。

“去年有多少人娶媳妇儿?”“7个。”2016年3月份,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湖南代表团的审议时,与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长郭建群代表的对话,让代表们会心地笑了。习近平总书记说:“我正式提出‘精准扶贫’就是在十八洞村,前几天中央电视台报道的十八洞村脱贫进展情况,我都看了。”

回忆起总书记关心十八洞的点点滴滴,乡亲们总是激动不已。 “再过十来天,村里种的猕猴桃就要采摘了,村民们想送到北京给总书记尝尝,告诉他‘扶贫花’结出了‘幸福果’,请他放心。”龙秀林说。

据预计,今年十八洞猕猴桃可采摘200吨,可实现销售收入500万元,村民每人可增收1000元以上。2019年进入盛果期后,十八洞猕猴桃年销售收入可达2000万元以上,十八洞村村民每人每年实现稳定增收5000元以上。

红心猕猴桃幼果期因受外界环境影响,导致落花落果。果园管理普遍存在的“重产量,轻质量、重无机,轻有机、重大量,轻微量、重地下,轻地上”,果树负载量,既要考虑果树品种特性,坐果质量,又要考虑栽培水平,气候条件。同时要参考和分析市场需求趋势。通过较为合理的方式确定负载量,保证当年产量较高,质量较好,经济效益不菲,同时成长好。来年稳产高产,不会出现“大小年”也不会削弱树势,提高优质丰产高效生产年限。

近年来,我国猕猴桃新品种研发势头强劲,“翠香”“东红猕猴桃苗”“金红猕猴桃苗”“红实猕猴桃苗”“金梅猕猴桃”“金桃”“红阳”“红宝石星”等新品种相继推出,为绿果、黄果、红心以及软枣猕猴桃并存的多样化国内市场格局提供了强有力的品种支撑。但与新西兰等世界一流猕猴桃强国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众所周知,新西兰佳沛阳光金果猕猴桃是国产猕猴桃价格的2倍以上。据中国农产品市场协会负责人撰文,这种现状要求我国网红猕猴桃产业要以需求为导向,着力推动品种的品质优化、熟期优化和布局优化,加大良种选育和推广力度,促进猕猴桃产业高质量发展。

贵州遵义东红猕猴桃

贵州遵义东红猕猴桃

贵州遵义东红猕猴桃团购多少钱一件

贵州东红猕猴桃

贵州东红猕猴桃

贵州东红猕猴桃

贵州东红猕猴桃

贵州东红猕猴桃

贵州东红猕猴桃苗

有机东红猕猴桃

有机东红猕猴桃

有机东红猕猴桃

有机东红猕猴桃批发价格

东红猕猴桃多少钱一斤批发价格

东红猕猴桃多少钱一斤批发价格

东红猕猴桃多少钱一斤批发价格

猕猴桃花蕾和半张开的鲜花

猕猴桃花粉

黄肉猕猴桃批发

黄心猕猴桃

黄肉猕猴桃

魅力金果g9猕猴桃

sungold金奇异果

瑞玉猕猴桃

瑞玉猕猴桃

贵州遵义贵长猕猴桃

贵长猕猴桃

四川东红猕猴桃

东红猕猴桃

东红猕猴桃价格

红心猕猴桃

贵州红心猕猴桃价格

红心猕猴桃价格

红心猕猴桃团购价格

红心猕猴桃团购价格

红心猕猴桃团购价格多少钱一斤

有机红心猕猴桃团购价格多少钱一斤

金红猕猴桃

金红猕猴桃

有机金红猕猴桃

猕猴桃苗团购

猕猴桃苗

供应红心猕猴桃批发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