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网友Ne0撰写的新西兰猕猴桃产业调查报告

上海网友Ne0撰写的新西兰猕猴桃产业调查报告,虽然已经是几年前写得了,还是有一定参考意义。

本人三月份左右开始在napier摘金果,5月份左右过去te puke摘了快一个月绿果,想想还是有资格写这篇文章的。

先说金果,摘金果是因为在网上看到napier一家叫blue water lodge的BBH在找租客,说住进去就能摘金果,包含holiday pay之后是16刀一小时,立马把在Hastings的坑爹摘苹果辞了奔过去那有山有海的地方,住了三四天之后就开始工作,然后据说有租客为了等这份工作在这里住了两个星期,汗。旅馆老板是一个叫Tomas的,电话是0274922870,他对来自亚洲的妹子很有兴趣,娶了了一个日本的老婆,所以旅馆里很多亚洲人,马来西亚的,日本的,中国的,据说偶尔会带妹子上船,因为我是男的,所以就没有这个待遇了,有次问他怎么出海,他还装没船,暗笑中,哥我可是打听你有船才问你的好不。工头是一个叫Glen King的,电话是0224386692,工作的公司名称是VINE.CO.LTD,果园的名称是Waima Orchard。我不得不说这是一家很规范的公司,一切都很规范,从管理到薪水的发放,跟后来我在te puke遇到的印度人的公司完全不在一个等级。因为金果比较娇贵,所以不要求快,主要的要求是不能有shortstock和不能划伤果皮,因为shortstock或会伤其它果,而果皮有伤痕的话,会在冷冻运输的过程中造成发霉等,所以会有QC不断在后面检查。对于我个人来讲,没有shortstock的诀窍刚好跟公司要求的慢慢摘相反,就是一个字:快。对于摘过苹果计件的人来说,摘奇异果真是一件easy得不能再easy的事了,当快速用大拇指在果柄与果实之间划过的时候,如果你的速度足够快,会造成类似刀切一样的切口,完全不会有shortstock,当然,到熟练之后,完全是不需要大拇指的,在后期公司允许一只手一次能摘多个的时候,我是一只手夹三个,根本不需要大拇指去划断,在特定的角度施加巧妙的力就能直接旋拧下来,对于想做绿果计件的人来说,一手三个这是最基本的要求,如果达不到,您还是去做最低工资的工作吧。

红心猕猴桃

红心猕猴桃

红心猕猴桃

同时,有没有stock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奇异果的品种。很多人摘了几个月都不知道自己摘的是什么品种的奇异果,就知道是金果,拜托,是个人都知道那是金果好不。Early gold,G9,G11,您分得清吗,哈哈。99%的人就是来打工度假而已,所以就不强求那么多了,不过哥之所以在这边主要是国内的朋友让过来考查一下这边的各种产业,说白了就是探子,所以各种资讯都不能放过搜集的机会。金果细分的话,还是有两大类的,一类是旧的品种,主要外观是屁股比较凸出,就是尖的,新品种的屁股是没有尖的,小屁股摸起来还挺光滑,新品种里面有G9和G11两种,都是这两年才开始种。旧的品种摘起来会很容易有shortstock,而新品种的柄和果实之间的连接很脆,一施力就断掉,所以基本不会有stock。从口感上来讲,我个人当然是喜欢光滑的小屁股啦,旧的品种我总感觉味道怪怪的,而G9或者G11的甜是一种纯粹的甜,真的很好吃。所以,下次去超市买的时候,记得先看屁股,不过新西兰最好的奇异果是不会出现在新西兰的超市里面的,好的奇异果叫export kiwi,就是用于出口的kiwi,一般第一船都是运往日本,然后是中国印度等,所以,你们在超市里看到的那些,用我们的话来说,就都是rubbish,而且还是under size的rubbish,因为minimum size是68g,超市那些一般我遇到是直接扔地上踩烂那种。

摘奇异果的好处不必讳言,那就是能吃到很多奇异果。虽然我很鄙视一些中国人经常大量偷偷带走很多,但因为有几天在摘G9的那个果园的时候soft one太多,我也未能免俗地拿了不少回去,因为不拿就要扔地上,还是比较浪费的。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讲,一天两个左右的奇异果就可以提供足够的维生素,对于我这种只吃羊肉不吃饭的人来说,奇异果正好提供了额外的维生素来源,所以这份工作还是不错的。

对于想做奇异果的人,先摘计时的,然后再做计件的,这样会比较好,因为在工业社会的行业细分里,工人能发挥最大生产能力的条件只需要一个:熟练。一个人必须经过一段时间的不断训练,才能很好地掌握力度和角度,直到不需要再去考虑任何力度和角度,你的潜意识在摸到果实那一瞬间已经自动精确调整好。因为后期打算做几件,我偶尔就计算了一下自己的速度,平均而言,2分钟左右摘满一篮这样的速度,因为会有supervisor,所以也不好意思摘太快。很多国人在做计时工的时候总想着怎么才能偷偷懒,怎么才能更舒服一点,我是比较反感的,因为中国的奇葩制度和奇葩洗脑教育,给人打工的人总会想着老板是在剥削,所以自己可以心安理得地偷懒。估计马克思这人也只当过工人没当过老板,我自己因为还带过一个小小的团队,所以蛮有感触,大哥,您拿着稳定的工资那是旱涝保收好不,商业风险您又不需要承担,做老板的要想万一赔钱了怎么办,万一盈利达不到怎么办,万一员工的工资发不出去怎么办,各种各样的未知的因素都是不确定的,在你埋怨早起上班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老板可能连觉都没睡。对于以后过来的新人,我只想说,如果拿了不错的工资,还是勤奋点干活,别老想着怎么偷懒吧,虽然你的supervisor不一定跟你说,可是谁偷懒,谁在hard working,别人还是看在眼里的,所以,我的口袋时不时总会塞上几个supervisor给的soft one。

扯远了,继续回来聊奇异果。因为napier的金果在四月中这样的时候就差不多结束了,所以在旅馆holiday了一周之后,就去了te puke。当时联系的是一个叫Billa的印度工头,有可能是印度跟白人的混血,因为他的眼睛是蓝色的,而且肤色没有那么黑。Billa的电话是0272753570,他还算不太黑,按照他的说法,大的bin,就是有三道横木那种,税前是17刀一bin,小的bin,两道横木那种,税前15.5一bin,不过后来别的印度人跟我讲小bin是11刀拿到手一bin。虽然跟napier的Glen给的大bin18.5,小bin14.5还是有差距,可是当时没有联系到更多的工头,只好就将就了。虽然我给了联系方式,但我不推荐新人一个人过去摘果,我是心理比较强大的人了,可是那段时间偶尔也会觉得生活有点灰暗。因为整个团队基本就两大组,一组是印度人,一组是毛利人,我就是唯一的一个既不是毛利人也不是印度人的人,大家可以想象我的处境了吧。

其实当时跟印度人也还好,除开一个穿蓝色格子衫深蓝色七分裤包着头巾的脑子有点毛病的家伙,其它的印度人对我还蛮友善,但是我听不懂他们的语言,所以我无从得知他们的真实想法。印度组是Billa手下最好的组,在里面怎么样earn other people's respect?很简单,摘得比他们还快。当然,绿果是整组一起算然后再平均工资,所以摘得太快那是一种给他人送钱的傻逼行为,最好的选择是,偶尔show一下,绝大部分时间,跟其它人保持一致的速度,不过话说回来,印度人的平均速度是蛮快的,所以我也有点压力,没有packhouse的人监督的时候,我大概算过一下,最快的速度摘满一篮绿果也就一分钟多钟的时间。最高的记录是一天11个人干了49车的大bin,三bin一车那种。

不过因为奇异果是看天气吃饭,很多时候早上湿度太高不能摘,一般都是9点多,10点之后开始,11点之后开始的印象也有不少天。虽然折下来每个小时超过20甚至25刀,但是由于很多时候一天工作时间也就那么几个小时,所以总体而言每天也就120,150这样的收入,超过200刀一天的日子也就4,5天,都是趁packhouse的QC不在偷跑,8点半之类的时间就开始摘。

在te puke摘奇异果的日子灰暗倒不是因为工资,而是人。之前说了跟印度人一起还好,但是跟毛利人一起,绝对是个糟糕的体验。我不讳言,我应该算是是一个种族主义者,虽然不是很完全很偏执那种,但毛利人这种种族,我觉得绝大部分就是一群低能儿,从我在奥克兰机场坐巴士的第一天开始就是这样觉得的。跟他们一起干活糟透了,组里有三四个毛利女人,一个老的,三个二十多三十岁的,计件工TM单手摘果,一条路最难摘的是两边,最容易摘的是中间,她们以身高原因老是叫我去摘两边的,刚开始哥还比较绅士去摘了,后期完全直接回绝,妈的我跟你领一样工资凭什么多干活,因为组里太多毛利人,也不好冲突太激烈,很多时候直接就不理她们。这里要说的是,很多国人在面对外国人提出can you怎么怎么的时候通常都下意识地说yes,这是不对的,能做就做,不能做就直接回绝,实在不行直接走人,妈的我来这个国家玩玩看看,一年走人,凭什么跟那些傻逼搞好关系,是工头给老子发钱又不是同组一起干活的给我发钱。所以,我觉得大家不要太介意人际关系,能在一起说得来玩得来就玩,不然就无视嘛,没必要恶心自己成全别人。我还在探索怎么拒绝别人提出的各种要求,有经验的朋友可以多交流。

接下来是轻度的产业分析报告,因为这是轻度,所以不会涉及到太精确的数字,只会给个大概,哈哈,想要精确分析的,带着创业的雄心或者孔方兄来找我吧。

西方农业跟中国农业最大的区别是分工。中国现在不是提出要土地流转这个概念么,其实是没有用的,真正核心的不是一家大公司掌握了一大片土地那就叫集约化生产了,而是把生产过程只保留核心的数量很少的人员常驻,其余的工作外包给专业的公司。因为农业是一个季节性的行业,一年的每个时间段的生产任务是不一样的,所以一年的不同时间段所需要的生产工具和需要的专业人才是不一样的,如果一个农业公司不外包出去,会导致固定机械的投资每年有70%左右的闲置和折旧,这就是中国农业成本难降的一个很重要原因。专业化的分工可以使得外包的公司能沿着纬度对不同地区进行收割,因为不同地区因为光照热量的不一样导致成熟时间的不一样,从而大幅度提高机械和劳动力的利用效率,尤其是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几乎能实现专业机械一整年的常年使用,没有闲置的时间。

很多人只是带着身体来到这个国家和社会,没有带着脑子和心来,你们以为拿着这边的工资干一年还不错了,回去一换可能还有几万块,但如果我告诉你,上面提到那个对于农业集约化的误解,在有心人看来,就是一个年产值上亿的点子,你们会怎么想?我只是抛砖引玉,希望更多的人带着眼睛和心来感受这里跟中国有什么不同,为什么它们是不相同的?原因是什么?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

像新西兰这边,一个orchard,剪枝的时候请剪枝的工头,摘果的时候请摘果的工头,施肥的时候请肥料公司,一个果园主一年需要自己真正下地的时间其实是很少的,至多开着一个类似飞机发动机的小汽车喷喷杀虫剂。一bin绿果,根据我得到的未经证实的说法,是packhouse会支付500刀这样的价格,而一bin的绿果,工头会得到25刀。你们可以算算都被工头拿多少吧。我最高纪录那天,一组147个bin,工头那天估计笑傻了。

如果绿果500刀一bin,那么金果毫无疑问会更高的,但是一bin有多少个奇异果,按照一次摘两个,一次大约需时一秒多,两分钟装满一bucket这样的速度,这样一bucket算下来应该有一百多到200个,需要21个bucket左右装满一个bin,那样,一bin起码是有3000-4000个果实的,按照50%(相当高了)的折损率,也有不少1500个是能包装的,当这些奇异果出口到日本中国的时候,会有数不清的傻逼愿意支付1刀甚至2刀的价格来买一个。这样算下来,你还会觉得500刀的价格很夸张吗。而投资这边的奇异果果园,一公顷买下了的价格大约在10万到20万刀之间,有兴趣想投资的人可以算算多少年回本。我个人觉得是一项相当不错的投资,其实投资不一定把眼光集中在股票期货外汇上,偶尔投资一下这些非主流的也不错,像果园,每年能带来非常非常稳定的现金流,其余时间就可以拿去和家人欢度各种时光,所以,在我看来,是一项不错的可以留给后代的家族产业。提醒一下,就算你买了果园,别想着一bin能卖几千刀,因为你自己是不能直接出口的,只能卖给一个统一出口的公司,公司的名字不记得怎么拼写了。不过今年投资这个公司的股票应该是不错的,因为奇异果每年都供不应求,而今年的产量据说是大丰收,对于这样的一个典型的卖方市场来说,对公司业绩和盈利会有不少改善。

对于身在中国无法投资新西兰果园,也没有办法投资新西兰股票的人,其实可以有一个很有优势的地方,山寨。像新品种的金果,是有专利的,所以在新西兰不是所有果园都能种的,但在中国,这个就不是问题了,种子是不难搞到的,至于管理,这才是难学的到的,不过不用太担心,本人不是在果园偷师了两个月嘛,哈哈。而且种植金果的时候是不能直接用种子来种的,必须用不同品种来嫁接,至于怎么搞,有心的人再问我吧。我自己在摘果的时候粗略计算过,如果种新品种的金果,就算因为产自中国导致卖不出好价钱,但由于人力成本和其余的成本仍然不高,所以还是有很大的盈利空间的,唯一的难题只在于难找专业的外包公司,不过这对于想做外包的人来说应该是个很好的机会。

奇异果产自中国,自19世纪传入新西兰,现在,最好的品种和卖出最高价格的果实都在新西兰,问一问大家,你们shame吗?

Ne0现在定居在上海,主要从事金融方面的工作,他这片文章也给了我不小的启示。





发表评论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