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科技合作下一个五年的重点在哪? 从“猕猴桃”出发

今年,中新两国的科技合作正翻开新页。3月2日,新一份《中国-新西兰科技合作五年路线图安排》签署。该五年路线图将为 2018 年至 2022 年间五年的中新合作提供方向。中新双方的科研机构需要在中国更多地区推动这个路线图的落实,据新西兰科技参赞罗斯介绍,这是一个将涵盖更多领域,且聚焦在医药等新兴科技的合作计划——这也对中新两国在科技领域的合作有了更高的期望。

每经记者 杨弃非 每经编辑 杨欢
近日,落户成都的中国—新西兰猕猴桃联合实验室新区正式启用。这意味着,作为农业大国的新西兰在农业领域的科研技术将更多地与中国产生交集。
新西兰科技参赞罗斯为此专程来到四川参加新西兰佳沛和皇家植物与食品科学研究院绵竹猕猴桃试验站揭幕仪式。

图为 新西兰科技参赞罗斯

今年,中新两国的科技合作正翻开新页。3月2日,新一份《中国-新西兰科技合作五年路线图安排》(下称“五年路线图”)签署。该五年路线图将为 2018 年至 2022 年间五年的中新合作提供方向。中新双方的科研机构需要在中国更多地区推动这个路线图的落实,据他介绍,这是一个将涵盖更多领域,且聚焦在医药等新兴科技的合作计划——这也对中新两国在科技领域的合作有了更高的期望。

成都能在新的起点上扮演怎样的作用?在接受自贸君采访时,罗斯详细说明了成都在科研、创新等领域推动中新合作的价值。“这些都有在全国推广的价值,也可帮助两国积累经验,寻找更适合的合作模式。”罗斯说,“我们对彼此都很有信心。”

更为动态灵活的合作方式

牛奶、乳制品、奇异果(猕猴桃)……在全球有众多“明星”产品流通的新西兰,一向被看作农牧业大国。但在新西兰国内,已有一种声音涌现:科技是新西兰发展的重点,因此,需将更多资源投入到科技领域。

新西兰科技有何优势?若参考国际科技合作情况,据 RNZ(新西兰广播电台)报道,去年,新西兰在科技领域的出口额在其全部出口中排名第三。但同时,自贸君发现,据新西兰政府去年编制的“投资指南”显示,2016年,对于科技领域,来自亚洲的海外投资进占总额的6%。换句话说,要扩大新西兰在全球科技领域的布局,亚洲可以是一个大的增长极,市场广阔的中国格外如此。罗斯正是中新科技合作的重要推动者。“其实,这个数字在一年内已经增长了超过 10%。”罗斯说,“在科技领域的许多方面,中新两国的合作潜力都正在释放。”新一轮五年路线图带来了更多可供期待的科技合作前景。在罗斯的介绍中,食品科学、生物医药、水环境以及包括纳米与超导材料、高速交通和人工智能在内的新兴科技等将是两国重点发力的四个领域。他特别提到生物医药的合作。“在非传染性疾病方面,包括癌症、糖尿病、肥胖等,新西兰高校与中国之间有很多科研项目合作。在很多科学研究领域,比如脑科学涉及的阿尔兹海默症,中新双方实现了资源互补。同时,基于新西兰在抗生素应用方面的经验,两国也将展开合作,共同研究如何控制抗生素滥用,以及研发新的抗生素,等等。并且新西兰在全世界范围内,抗生素的使用剂量都是最低的。”他说。而与前两轮相比,本轮路线图的一个明显变化是,合作方式更为动态和灵活。例如,据他介绍,前一轮路线图规定了中新两国的出资金额,但结果是,这难以满足两国不断增长的科研合作需求,因此,新的路线图没有对此做出明确规定。与此类似的是,还增加了路线图的修改机制,“每年,我们将新增三个重点合作的子分类。”罗斯说。合作的深化还体现在加大科研资源的注入。“我们已尝试推动更多食品、药品领域的科研 IP 落户中国。”他说,“两国每年还将互派10名科研学者,加深科研交流。”

首个国际猕猴桃联合实验室启用

罗斯认为,农业可以是两国科技合作的重要基础。这也表示,两国以农产品贸易为主的农业合作模式可能会发生更多转变。一个有借鉴价值的例子来自四川。新西兰与中国在猕猴桃产业上已有超过40年的交流史,包括新西兰猕猴桃生产商“佳沛”就在四川绵竹设立了试验站。建立这个“海外基地”,罗斯的解释是,企业可以利用两地季节的差异扩大生产。而在此过程中,来自新西兰的种植技术和标准也得以一并进入四川。多年合作让新的需求不断萌发。其中之一,就是于 5 月 15 日在成都正式启用的中国—新西兰猕猴桃联合实验室新区。据罗斯介绍,该实验室是由新西兰皇家植物与食品研究院与四川自然资源科学研究院共建的,这也是新西兰唯一一个国际合作研究猕猴桃的联合实验室。罗斯期望,这种合作模式还能在更多区域得到推广。在罗斯看来,四川与新西兰在猕猴桃领域悠久的科研合作历史是实验室选择成都的原因,而同时,在四川进行猕猴桃种植需要解决一些因地制宜的问题,这需要在当地开展研究。举例而言,该实验室将针对猕猴桃在当地环境下的种植进行研究,包括测试土壤、日晒、灌溉条件,以及解决当地的病虫害问题。此外,实验室也将开展一些育种以及新品种的评估研究,比如测试猕猴桃糖含量,提升果实色泽、口感等。同时,包括猕猴桃溃疡病防控这一世界难题,以及猕猴桃采摘后保鲜贮藏等产业关键技术,都是研究的重点。在现阶段的安排中,实验室将在未来五年内建成全球最大的猕猴桃“基因库”。与此同时,新的适用于本地情况的农业科技亦有可能进入中国。一个例子是,在新西兰的大型果园内,已正在尝试引入了采摘机器人以解决农业人口减少的问题。“但这不一定适合中国本土的情况,因为需要考虑投入与产出的平衡,不过现在新西兰有多样的果实采后处理技术引进中国,我也希望将来能够将更多适用本地的农业科技推向中国市场,以解决一些问题。”罗斯说。
为创新创业提供支持而在创新创业合作方面,新的探索已收获先期成果。今年2月,成都初创企业呜咔熊被选入新西兰孵化器公司Creative HQ的加速项目。这是受新西兰驻成都总领馆支持的长期合作项目,不定期挑选中国西南地区的 初创企业前往新西兰参与企业“加速”,今年是项目的第二期。事实上,由于便利的营商环境,创新企业在新西兰蔚然成风。去年世界银行发布的一则报告中,新西兰在“经商容易度”一项居全球首位。而在呜咔熊市场销售 副总经理熊静观察中,不少与他共同参加培训的人年纪很轻,却已在好几个公司兼任高管职位。如果说好的环境增加了新西兰企业的数量,那么,众多孵化器加速项目则助推其健康发展。“方法论”是熊静对加速项目感触 最深的一个方面。“他们能够给予系统的理论指导,省去了初创企业在某一个新的尝试中耗费大量资源的情况,可以让更多资源物尽其用。”在最初的 计划中,呜咔熊希望通过在新西兰的考察与学习,了解进入海外市场的可 能性。这次他们已迈出了“第一步”:尽管培训期不长,但他们已与两家公司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新西兰可以是出海的“试验田”;反过来,越来越多新西兰初创企业亦来到中国,寻求更大市场。在此前举 行的第四届成都全球创新创业交易会上,4家医疗科学领域的初创企业参加路演,罗斯将为其助阵;而去年,5家初创企业和2家创新创业相关机构参加了创交会。“成都是个开放的市场,有优秀硬件设施的产业聚集区域,也有政府对创新创业的支持。基于此,成都和新西兰未来的合作空间非常 广大。”罗斯说,“而两地探索的成功经验,也有在更多区域推广的价值。中新双方可积累经验,寻找更适合的合作模式。我们对彼此都充满信心。”





发表评论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