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猕猴桃正逐渐演变成一个大产业中间的问题

虽然早在两千多年前,猕猴桃就以“苌楚”之名出现在《诗经》里,但1904年之前猕猴桃一直都只是我国乡野间的野果,北方叫“羊桃”,南方叫“狗枣”。
1904年猕猴桃开始了它的奇异之旅。1910年它在新西兰获得新生,1928年完成华丽转身,成为了新西兰广泛种植的水果;1952年首次从新西兰出口,之后有了一个大家都熟悉的名字“kiwifruit”—奇异果;如今它远销世界7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了新西兰的国果。

新西兰猕猴桃果园很多采用牵引方式

(新西兰猕猴桃果园很多采用牵引方式)

然而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我国才开始对猕猴桃进行资源开发研究和规模栽培。
伴随着一个物种的发现与驯化,诞生了一个水果的产业体系。近年,猕猴桃作为一种优质、健康的果品,在国内市场深受消费者的喜爱,其生产规模显著提升,小小的猕猴桃正逐渐演变成一个大产业。
猕猴桃,这个栽培历史悠久的“年轻驯化者”在我国可谓是大器晚成。

重庆红心猕猴桃

(重庆红心猕猴桃)

6年面积增加了82%

我国是猕猴桃生产大国,其种植面积不断扩增,产量不断上升。2013年种植面积还仅为165万亩,现今种植面积已经接近300万亩,产量今年也将达到280万吨。6年间我国猕猴桃的种植面积增加了82%,而且目前还处于快速增长的状态。
我国猕猴桃种植范围广阔,陕西眉县、周至,四川苍溪、蒲江,河南西峡,贵州修文,浙江江山,山东淄博,江西寻乌、奉新,云南红河等地均有分布。
其中陕西是我国猕猴桃第一大主产区,猕猴桃产量占世界1/3和全国1/2,是被公认为陕西果业继苹果之后的第二大金字招牌。现已形成秦岭北麓和秦岭南麓产业带。秦岭北麓猕猴桃产业带东起潼关,西到宝鸡渭滨区,主要产区为西安市周至县和宝鸡市眉县,秦岭南麓猕猴桃产业带主要在汉中市城固县以及汉江沿岸等地。现在陕西猕猴桃种植面积约110万亩左右,2018年因受4月开花期霜冻影响,产量约为94.79万吨,比2017年130万吨产量大约减产20%左右;2019年预计产量将回升至140万吨。
四川是世界红心猕猴桃原产地,是仅次于陕西的第二大猕猴桃主产区。现已基本形成了以广元市的苍溪县,成都市的蒲江县、都江堰市,为核心的秦巴山—龙门山脉猕猴桃产业带。目前,四川猕猴桃种植规模接近70万亩,产量约为21.96万吨。

我国是世界猕猴桃的原产地,猕猴桃属全世界共75个种,其中62个种自然分布在中国。我国主栽种的猕猴桃品种已由绿肉猕猴桃为主,发展到现在绿、黄、红等多种颜色并举的格局,绿肉主栽品种海沃德、秦美急需萎缩,徐香、翠香发展较快;红肉主栽品种红阳、东红,由于本身的特点和优势发展迅速;黄肉的多个品种金艳、黄金果等也有小面积发展。

红心猕猴桃苗木

红心猕猴桃苗木)

虽然,我国猕猴桃的生产份额占世界猕猴桃的半壁江山。但是,我国猕猴桃单位面积的产量相对较低,全球以新西兰最高,平均每公顷为25吨,世界每公顷平均15吨,而我国只有约8吨。
生产投入高,转变正在发生

我国猕猴桃生产投入方面,人工+农资投入品(农药、大化肥、有机肥、套袋)每亩猕猴桃总投入5000—6000元。其中农药、肥料、有机肥在2000元左右。

阳光金果G3猕猴桃

(四川阳光金果G3猕猴桃)

肥料方面,猕猴桃种植户每年用肥5—8次,底肥一次每亩复合肥50公斤+有机肥160—200公斤,萌芽肥一次每亩氮肥80斤+中微量元素25公斤,追肥3—6次水溶肥10公斤/亩。
农药方面,中等管理水平的猕猴桃种植户每年用药700—800元/亩。以杀菌剂应用占有的比例最大,竞争也最为惨烈,主要围绕溃疡病、褐斑病、花腐病等病害。其次不得不提的是植调剂,应用比例也非常大,特别是一些特定的品种。

四川猕猴桃采摘

(四川猕猴桃采摘)

杀菌剂中,外企产品质量过硬,药效更为稳定,更受欢迎,如巴斯夫、陶氏益农等。国内企业,陕西上格、西大华特、四川国光、四川兰月等产品在猕猴桃市场表现不俗,也有一定的市场占有率。
随着猕猴桃产业的迅速发展,种植户管理水平也有所提升。农药方面,随着种植的年轻化,以及消费者对于食品安全的重视,种植户越来越重视农药使用的安全性。用肥方面,正从过去低端产品中脱离出来,正从固体肥料向液体肥料转变,从注重氮、磷、钾向注重有机肥、微生物菌剂等特种肥料转变。种植户对土壤环境改良有了初步的认识。如,部分果园开始尝试功能性肥料改善土壤环境,也有果园开始利用生草技术改善土壤的团粒结构,改善果园小环境。

四川苍溪红心猕猴桃

(四川苍溪红心猕猴桃)

技术服务推动产业前行

我国猕猴桃种植户种植管理技术欠缺依然普遍,病虫害管理存在侥幸心理,缺少预防意识,造成猕猴桃溃疡病、褐斑病难以防治;缺乏对肥料专业的认识,有机肥使用缺乏或者不当,结合后期大量复合肥的使用,造成土壤盐分过高、易板结等,土壤环境的恶化对于猕猴桃根系生长、营养吸收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植物缺乏营养得不到有效的补充,病虫害发生得不到有效的防治,最终都会对果实品质有一定的影响。口感不仅受基因的控制,还受环境和生长经历的影响。
西大华特技术顾问周天仓老师表示:“猕猴桃刚被驯化了100多年,本身病虫害相对于其他水果是比较少的。种植户本身用药次数就少,而且对于很多的病虫害,他们也根本分辨不清,选择农药种类不对,打药时间也抓不准。

阳光金果G3猕猴桃

(四川阳光金果G3猕猴桃)

其实很多病虫害防治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但是说服种植户还是很难,他们有自己的经验,而且接收到了很多的信息。
因此,拥有专业技术知识者进行持续的技术服务,是推动产业继续前行的关键因素。他们需要适时培训种植户,增强对肥料品类及功能的了解,以及对病害来源、传播途径的了解。培养预防意识,通过正确适时使用药剂配合农事操作防治病虫害;掌握相应肥料产品知识,统一管理技术。
比如抓住痛点做文章。猕猴桃溃疡病是生产过程中的痛点问题,西大华特抓住这一点,以溃疡病为主要切入点,制定针对性的解决方案和技术服务。西安集佰侬针对土壤环境的恶化,推广使用特种肥料,提升肥料利用率,改善土壤的团粒结构。又或者像成都雅米佳为种植户提供根据果园条件量身定做的全程技术方案或阶段性技术方案,提供技术服务支持,并进行定期回访。

四川蒲江红心猕猴桃推广会

(四川蒲江红心猕猴桃推广会)

标准化势在必行

我国猕猴桃一般8月到11月上市,分早中晚熟品种,海拔和纬度也会造成成熟时间上的差异。而时间也不是唯一的标准,猕猴桃的最佳采摘期在其固形物达到7%左右最佳,届时猕猴桃口感、风味,以及耐贮性也最佳,最宜采摘上市。

黄肉猕猴桃

黄肉猕猴桃

现在为保护区域性品牌,各地每年都会公布各主栽猕猴桃品种的采摘时间。比如,蒲江县农业农村局、市场监管局、蒲江县猕猴桃协会每年都会根据实际种植情况,确定猕猴桃的适宜采摘日期,2019年红阳:8月18日后(或可溶性固形物含量≥6.5%);东红:9月5日后(或可溶性固形物含量≥6.5%);金艳:10月15日后(或可溶性固形物含量≥8.0%)。可溶性固形物检测,只是在适宜采摘期前要申请采摘的才进行。
但是,早采早卖果商给出的价格高,果农担心集中采摘价格下滑,高额利润下,以及落袋为安的短视心理导致早采早卖屡禁不止。

SunGold金奇异果

(SunGold金奇异果

就目前形势来看,除了加大对猕猴桃种植户的培训力度,仅仅依靠农业部门从生产端进行管理,市场监管跟不上,很难根治。
我们把目光放在位于南半球的新西兰,他们成立了猕猴桃相关组织,从品种选育、果园规划到生产运输,有一整套科学流程。4月,新西兰猕猴桃开始陆续上市,相关部门对其重量、硬度、色泽、干物质和糖度进行周密检测,达到采摘标准之后,才可以采摘。

四川猕猴桃价格

(四川猕猴桃价格多少钱一斤)

而我国大部分产区以散户经营为主,种植户意识落后,缺乏产业行为约束机制,标准化种植管理难以实现,品控体系难以建立。果农各自为战种植方式导致果实质量难以保持稳定,造成猕猴桃后续标准化、品牌化发展十分困难。虽然采摘已经开始有了一定的标准,但是还远远不够。在采后运输方面,目前国内也缺少专业化的配套服务,采果、运输、预冷、冷藏、冷藏管理以及出库环节都缺乏科学管理。
一方面,猕猴桃上架后品相很差,货架期短,消费者购买后可食率很低,口感也没法保证,严重打击消费者对国产猕猴桃的信心;另一方面,上述种种问题的累加还会导致库存损耗大大增加。
有人曾经将国产猕猴桃和进口品质差异进行了比较分析,结果显示,与进口品种相比,多数国产品种在可溶性固形物含量和口感风味方面占优,但在一致性还存在一定的差异。反观新西兰进口猕猴桃,每一个都像是复制出来的,大小、口感都均匀一致。

新西兰阳光金果G3猕猴桃

(本文配图为新西兰阳光金果G3猕猴桃)

因此,我国猕猴桃产业园区规划、种植管理、采摘、储藏运输等方面“标准化”势在必行。
以品质凸显价值

目前猕猴桃销售渠道主要就是客商和电商。现阶段客商价格多存在较大浮动,主要取决于采收期天气对果品储藏的影响。
陕西,以主栽品种徐香为例,2018年因冻害减产,均价4.0元/斤,比往年偏高;2019年产量大,均价2.5元/斤,与往年相比偏低。2019年四川红阳和东红销售价格平均在5—6元/斤。
成都雅米佳总经理杜炳坤表示:“今年很多果商是不赚钱的,红阳平均入库5元/斤,出库却只有3—4元/斤。”

四川红心猕猴桃和黄心猕猴桃有什么区别

四川红心猕猴桃黄心猕猴桃有什么区别)

今年这种情况主要是市场疲软,以及果子品质储藏性能不好、损耗大造成的。2017年10月全国性的猕猴桃滞销和价格跳水原因之一,也是很多客商收回去的猕猴桃质量不好,放了几天就变软,卖不出去,后期不敢再收,因为无法存库。
果商是不缺销售渠道,关键是如何降低库存风险。如果今年果商不赚钱,可能将会导致明年价格偏低,有人预测明年红阳的价格可能最少要跌2元左右。但是市场谁又说得准呢!
此外,陕西省猕猴桃曾有1/4通过电商销售,但据了解今年受品质不稳定影响,电商销售冲击比较大,发货量明显不如往年。据说,今年四川红心猕猴桃价格低,走货慢、市场乱的主要原因也是电商提早定果,采果上市,品质达不到要求,扰乱了市场价格,破坏了消费者认可。

黄肉猕猴桃

(黄肉猕猴桃)

西安集佰侬王亚强表示:“猕猴桃现在面临主要问题品质参差不齐,有量无市。”因此,解决销售难题最有效的方法是提高果品质量,以品质突显自身价值,减少平行品质价格影响。
而要真正地实现优果优价,就要培养生产端、收购端、销售端对品牌价值的追求意愿,打造品牌、品质致胜理念。
生产端,经销商、零售商未来一定是对种植户有真正的技术指导和服务能力,为种植户提供优化高效的农资产品方案,同时增强种植户对高品质果品的种植意识,培养品质决定价值的种植理念。
收购端,严格做到果品筛选分类、分级,做好相应的果品保存、储藏,在收购阶段保证果实品质。
销售端,我国猕猴桃的品牌打造、品牌影响力传播仍有巨大的提升空间。鼓励促进品牌化销售,结合多渠道并行的售卖形式,打造优秀品牌,培养品质决定价值的理念。
●●● 结语 ●●●

猕猴桃采摘

(猕猴桃采摘)

新西兰佳沛奇异果占据了我国猕猴桃90%的高端消费市场。

低端市场卖不上价格,高端市场打不开,这是我国猕猴桃产业面临的困境。要如何走出这个困境?就要靠提高种植管理技术,提升产品品质,完善产业链配置,促进产业标准化建立。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